图片新闻
 
各族工人共守玉树生命线 (转载北京青年报)

各族工人 共守玉树生命线

  在玉树灾区有这样一条尚未修完的公路:它连接玉树巴塘机场和玉树州,是外来救援物资车辆和转运伤员车辆必经之地。同时,它的沿途生活着大量的藏民,全部靠它出行,人们称这条公路为玉树生命线。但是,在地震中,它一度遭受到了山体滑坡和泥石流的袭击。

  在这条公路上,活跃着这样一支队伍:他们全部是修筑这条公路的建筑工人,分别来自汉、藏、回、蒙、撒拉等民族。在地震中,他们不顾余震的威胁,冒着冰雹的袭击,保卫这条“玉树生命线”。同时,他们救出了40多名被困群众。人们称这支队伍为“多民族工人救援队”。

  就在昨天上午,在他们的工地上,这些工人收到了一份中华全国总工会送给工程队的“礼物”:一面锦旗,上写“工人先锋号”。

  现场

  冒冰雹手递手 修筑“挡水埝”

  昨天下午,玉树州禅古山迎来了一场冰雹。在它对面的山坡上,数十名工人,头戴红色安全帽,身着橘黄色的工作服,排成一道人墙。他们用手递手的方式,将一桶桶的水泥输送到了山顶。在那里,工友们用水泥正在筑造一道数百米的“挡水埝”。

  50多岁的云生录擦了一把脸上的冰雹融水,回望了一眼山下那条尚未修完的公路。公路上,一辆辆载着救援物资的大货车疾驰而过,驶向玉树州。“我们修‘挡水埝’就是为了防止下雨或者下冰雹时,山坡发生泥石流或者滑坡,我们为了这条路可费了太大的劲了。”老家青海大通县的云生录汉语讲得并不流利,他是一位回族工人。

  与他一起干活的工友们既有来自青海的,也有来自外埠的,他们中既有汉族、回族,也有蒙古族、撒拉族等民族。“他们叫我们是‘多民族工人救援队’”,提起地震后的种种情形,云生录反而说不出什么,却总念叨着这个民间给他们的称号。

  “我们本来是到这里打工修路的,没有想到能够赶上地震,并且去救人,”旁边一位年轻的工人插着话,“也害怕吧,但是有那么多兄弟在,就没啥了。”这位年轻的工人说其实保护这条公路本身是他们应该做的,“这是我们的劳动成果嘛”。

  遇灾

  站在泥浆中成立指挥部

  这些工人隶属于一家名叫青海省正平公路桥梁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的建筑单位。从去年开始,他们负责在此修建这条公路。4月14日的清晨,在项目部,工人们正在为8点就要开始的铺设沥青混凝土路面工程做着准备。

  7点49分的时候,高达37米的混凝土搅拌塔突然左右摆动起来,工人们也感到了一阵晃动。项目经理张红江的第一个反应是:“今天这个搅拌塔的搅拌动静咋那么大。”然而,他突然看到搅拌塔后面的山上大量滚石落下。“地震了”,迅速疏散工人到安全的地带。他想到了已经去往玉树州办事的同事,“我们想先去找那些同事,把他们救出来”,张红江随即带着人赶往玉树州。

  他们被堵在了西杭渠小桥一带:这里三处山体塌方,造成泥石流,整条道路被封死。一心想去救人的张红江迅速派人到项目部叫上100多名工人带着各种设备和6辆工程车赶来通路。而就在他们的后面,众多藏民的车也在等待着。工人们把藏民的车辆疏导到200米以外,并向藏民解释着前面发生的情况。

  张红江站在没膝盖的泥浆中指挥铲车先开出一条道路以便车辆的通行。其他的工人则在公路一旁又挖出一条小路引流泥浆。两个小时后,一条行车道被疏通出来。而就在此时,张红江看到了对面从玉树州赶来的公司副总经理徐昌辉。

  徐昌辉目睹了结古镇发生的一切:大量建筑倒塌,人们被困,没有救援。他第一个想法就是到自己的工程队里去找设备救人。当遇上机场路的泥石流后,他弃车趟水两公里往前奔,终于看到了张红江。

  张红江心中长出一口气,而目睹自己朋友被埋的徐昌辉来不及寒暄便决定马上成立救援队救人。他们站在泥浆中成立了救援指挥部,一部分人负责修路,一部分人负责救援被埋的群众。

  张红江带着工人利用装载机、2台挖掘机、9台自卸车等设备持续对公路的三处大面积塌方路段进行清理,同时还要不断躲避着随时而来的余震。14日上午11点,他们打通了巴塘机场到玉树州的单幅通道,15日7点左右抢通机场公路塌方路段的双幅通道,确保机场道路通行。此外,由于当时交警无法到现场进行交通指挥,这些工人在施工时指挥交通让从机场开过来的救援车辆先行。

  融合

  在哪里修路 在哪里扎根

  在张红江继续疏导道路的时候,24岁的撒拉族小伙马有明带着自己的15人小队,拿着铁铲镐头,趟过小河,顺着山路,跑着进入了紧邻机场路的禅古村。地震让沿山而建的禅古村瞬间化为了废墟,马有明进村的时候,村间小道上的藏民看到他们便马上伸直双臂,两手竖起拇指。马有明明白这是藏民在向他们求助。

  面对藏民的求助,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救人。最终马有明和其他4个小组共60人用镐刨,用手挖,用肩抬,从废墟中抢出了6名重伤者、8名遇难者。

  实际上,在这个救援队里,不同民族的工人们早就融合在了一起,被灾民们称为多民族工人救援队。“其实,我们就是中国工人救援队,不管哪个民族,大家不都是一样的吗?”

  震后,邻近村的村民们也都搬到他们工程队的院子里扎帐篷,工程队为他们提供了饮食和用水。“我们到哪里,就在哪里扎根,我们把自己也当成这里的一分子。”徐昌辉说这就是他们作为一家民营企业成立民间救援队而没有“为什么”的原因。


 
  ■摄影/青海省正平公路桥梁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员工 
 
 
 
 
2019六肖无错期期公开六一合